影展新聞

2018 11/03

繼《十年》後最具力道的話題電影  《中英街1號》導演趙崇基揭廖子妤沸騰雄影

繼《十年》後最具力道的話題電影  《中英街1號》導演趙崇基揭廖子妤沸騰雄影

 

高雄電影節第三周迎來繼《十年》後最具力道的話題電影,11/3(六)香港獨立電影《中英街1號》導演趙崇基揭廖子妤同登雄影!這部凝望香港不同社運世代的細膩觀察,聚焦港人不願重提的因工人抗爭而延燒的「六七暴動」,並以一場2019年的社會抗爭折射雨傘運動,描述兩個時代下兩組青年所面對的不同人生抉擇,以黑白影像投射柔軟卻堅定的生命影像。現場影迷深為電影中隱隱無力感牽引出無奈與傷感。趙崇基一登台:「我相信只要有真實的人性、真摰的情感,能夠感動人心的,都是我想拍的電影。」,曾獲香港金像獎提名最佳女配角獎廖子妤亦力挺導演:「看完劇本覺得毫無拒絕的理由,本片更是極能發揮演技的角色。」至於是否擔心被封殺,她笑說:「可能是現在比較會擔心。但現在戲約也沒減。」《中英街1號》11/4(日)高雄電影節還有一場。

 

 

趙崇基導演分享本片拍攝緣起,原來是因為2011年接受曾經歷「六七暴動」的事件者委託,希望能拍出他們在事件中反英和抗暴的事實。但趙崇基導演堅持「題材很敏感,從頭到尾創作自由都有的!劇本和剪接是讓我自由去解釋對事件和意義的想法。」他更笑言:「《中英街1號》幕後我可能可以出一本書。」

 

《中英街1號》借用兩男一女廖子妤、盧鎮業、游學修的三角戀,深陷1967年及2019年兩個不同運動風暴的他們,如何做出影響人生的抉擇。廖子妤在《中英街1號》兩段故事有截然不同演技挑戰,1967年時,她是守候游學修的青梅竹馬,卻不贊同他涉入暴動現場;到了2019年,她尋求自身的定位,抱持對社會參與的熱枕,自主投入爭取香港自由的行列中。

 

廖子妤笑言自己在宣傳期上學到比較多,「宣傳期若是文化多半還是請盧鎮業分享香港的故事。自己本身和片中角色比較像,是被情境牽著走。」廖子妤直言拍片過程有真正的痛苦和開心的痛苦,「廣東話要常常講一大段,很容易NG」而拍完一場身心俱疲的哭戲,是「好的痛苦」,她更說「內心深處我知道我做到了!可是我好痛苦阿!」

 

故事惹議的《中英街1號》,在找演員上也遇見很多的困難。「大部份演員都擔心、少部分才不擔心,幾乎都是被拒絕。自己也被當紅的演員拒絕過」。「熟識的電視演員本來說分文不取都願意拍攝,但聽完《中英街1號》劇本就收手不拍。」該片前期融資並不順利,資金到處碰壁,不但和香港政府拒絕補助,投資者也差點收手。趙崇基說明其中最大危機來自申請香港政府的電影發展基金,基金會以商業元素不足為由將《中英街1號》拒於門外,兩位主要投資者見政府如此態度,他們也有過撤資想法。「當下我只得將預算減去三分之二,用克難的港幣三百萬元才得以開拍。」

 

香港上映後,最大爭議來自「六七暴動」和「雨傘運動」兩時代事件的並置,多數持反對意見即是認為兩者不能比較。對此趙崇基導演表示自己對年輕人對社會的關懷與激情有興趣。「不同世代,只是,當中有多少被利用,又有多少被辜負?電影中最關心的不只是時代風雲,而是年輕人在風暴中扮演了什麼角色。六七暴動期間那些被煽動的、雨傘運動中挺身而出的人,我都覺得不是他們選擇歷史,而是歷史選擇了他們。」

 

《中英街1號》先前於香港映演,趙崇基導演說:「自《十年》後,政治電影的商業上映在香港上映是困難的,而《中英街1號》從海外影展延燒回香港,其實非常感動。」趙崇基導演說日本和義大利觀眾反應讓他想哭。回到香港正式上映,趙崇基導演則說「但真的沒想到觀眾的反應那麼兩極化。」,他也分享《中英街1號》其實喜歡的觀眾占大多數,反而是文化界和影評界比較會有漂白「六七暴動」的質疑。

 

 

高雄電影節門票於「愛PASS售票網」(www.ipasskhcc.tw)與全台7-11 ibon全面販售,高雄電影節於10/19(五)至11/4(日)在高雄市立圖書館總館、喜滿客夢時代影城、高雄市電影館、駁二VR體感劇院登場。「高雄 VR FILM LAB」原創電影將於11/9 (五)至11/11(日)限時三日移師台北剝皮寮歷史街區放映。即日起至11/30(五)止.「2018高雄電影節X friDay影音」專區,回顧雄影歷年主題選片「高雄拍」、「雄影短競得獎作」、「影像高雄」單元影片!相關資訊請鎖定高雄電影節官網www.kff.tw或臉書粉絲團【高雄電影節】